电影

小伟

  • 状态:HD

  • 年份:2019 

  • 更新时间:2023-08-20

  • 别名:慕伶,一鸣,伟明,AllAboutING

导演:黄梓 

演员:彭杏英 薛立贤 高翰文 郭尔君 钟雨伦 顾定轩 

剧情:父亲伟明被诊断出末期肝癌,这让一家三口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平静的家庭被一层阴霾笼罩着,每个人都感到沉重和无助。妈妈慕伶挺身而出,扛起了整个...更多 

 播放

网友评分261人已评分

    7.5分

     剧情简介
    父亲伟明被诊断出末期肝癌,这让一家三口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本平静的家庭被一层阴霾笼罩着,每个人都感到沉重和无助。妈妈慕伶挺身而出,扛起了整个家庭的责任,但她却没有得到父亲和儿子的理解和体谅。儿子一鸣收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这本应该是他人生中的喜讯,但他却没有勇气告诉父母。他知道母亲的辛苦,但他却没有表现出足够的关心和体贴。他害怕给父母增加负担,所以选择了保持沉默。而父亲伟明在这个困境中,暗自做出了一个改变家庭命运的决定。他决定不再让病痛和困难影响家庭的幸福。他开始积极面对治疗,努力保持乐观的态度。他也开始更加关心妻子和儿子,尽量减轻他们的负担。尽管家庭面临着巨大的挑战,但他们逐渐学会了相互支持和理解。妈妈慕伶意识到自己的坚强和努力并没有被白费,她开始更加理解儿子的隐忍和父亲的努力。儿子一鸣也逐渐明白,他应该勇敢地面对自己的未来,而不是逃避和隐藏。这个家庭虽然面临着巨大的困难,但他们通过相互理解和支持,渐渐找到了生活的希望和勇气。他们决心一起度过这个艰难的时刻,共同创造一个更加美好的未来。尽管风雨再大,他们相信家庭的力量能够战胜一切困难。
     小伟剧照
     图文介绍

    《小伟》是一部关于家庭的电影,讲述了一个家庭因为父亲伟明被查出末期肝癌而发生变化的故事。

    一开始,这个家庭看上去平静安宁,但随着伟明病情的暴露,阴霾笼罩了整个家庭。妈妈慕伶扛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但却得不到父子的体谅和支持。

    儿子一鸣收到了美国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但却不敢告诉父母。他明白母亲的不易,却没有表现出足够的体贴和关心。

    而父亲伟明则在迷雾中做出了一个改变家庭命运的选择,这个选择将会给整个家庭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祖与占》,知己。

    《芬妮与亚历山大》,姐弟。

    《赞先生与找钱华》,师徒。

    《志明与春娇》,爱人。

    用人名做片名的电影,随便一想,角色关系无外乎这几大类。

    今年FIRST影展上却多了一层关系,《慕伶,一鸣,伟明》,三幕戏,分别是母亲、儿子、父亲的名字——一个家庭。

    父亲癌症晚期,母亲与儿子试图隐瞒,瞒不住了,就只能在这段路上做最后的,最好的陪伴。

    母亲的段落是现实主义,儿子的段落是现实主义里夹着一点点超现实,父亲则几乎全是超现实。

    这是一段明明做着倒数,却又假装心无杂念的日子。这是一部对记忆如此清晰,却又不想时常记起的电影。

    起点是悲悯的,结局是柔缓的,过程无处煽情,隐忍里又全是渴望。

    就像导演黄梓本人,一个外在看起来没有杀伤力,却又在默默隐藏,一个刀具往心里揣的停止在某一个时刻的孩子。

    导演黄梓

    电影内外有很多插口可以按接,黄梓少年时代的压抑与无解,让他像电影中的一鸣,早早做起出国的打算。

    而现实中,“叛逃”归来的黄梓,却要面对父亲突遇重病的现实。

    现实的片名最终叫做《妈妈,黄梓》。

    也便有了现在的《慕伶,一鸣,伟明》。

    你看,在刚刚过去的这届FIRST影展里,徐磊请他农村老爸主演《平原上的夏洛克》,原结局是黑化男主,但因为那是父亲当主角,他没忍心。

    《鱼乐园》里的主角小鱼,直到最后都没出席他父亲的葬礼。

    父亲,才是今年FIRST的矛盾。

    而黄梓,用这部电影,为去世的父亲还了愿。

    那是一个小小的、拥抱一下就可以解决的愿望。

    他还有一个愿,是我的猜测。

    就是黄梓与母亲的斗争能彻底结束,他们的关系能修复与抹平。

    那是一个,在断了“伟明”这个支点后,重新建立平衡的愿望。

    毕竟,家还在那里。

    01、“逆子”:逃离这个家

    我是1988年的,也不小了。

    加州大学本科读的就是电影学,但其实我是挺晚才喜欢电影的,可能是二十四五岁的时候才真正开始。那时候不知道学什么,就学电影吧。

    我不想像别人那样学个金融,可能潜意识里面还是觉得自己是个创作者。

    我从小到大一直有画国画,画出来的成就感很爽,但一开始也是被逼的。我爷爷是书画家,他画的时候我在旁边学着画一下。其实我画画没什么天分,拿过的奖都是很容易得的,不需要什么技法,你只要画得像个小孩子一样就行了。

    我小时候不会每个礼拜都去看电影的,高中时条件也不像现在高中生有零花钱。好吧,我父母对我比较残忍。

    那时候就在家偶尔有下载电影,我真的完全跳过了广州淘碟热那个阶段。

    倒是高中的美术老师给我们放过一些创意广告,在国外获过奖的,比方说可口可乐之类的,我觉得很有意思,跟平时在电视里看的广告不一样。

    有段时间泰国广告还挺火的,看了老感动了,就是一开始挺欢乐,后面就特别催泪,但我从没和父母分享过这些。

    我高中没毕业就出国了,和《慕伶,一鸣,伟明》里面的描写很类似,但不同的是那时候我爸还没生病。我出国留学回来后,无所事事的时候,突然我爸就病了,很严重,就跟电影里面一样。我爸自己也不知道的,我跟我妈一开始瞒着他。

    最后我爸爸不在了。

    可能跟你做采访时,我比较愿意说话。但是其实,我还是偏内向一点,不怎么说话的。

    黄梓在FIRST领奖台上

    拍电影对于我来说,可能是排解情绪的一种方式。

    但是一鸣这个角色不全是我自己,一鸣的演员(薛立贤)他演出了他的那种感觉。

    或者说,其实我写一鸣的时候并没有完全按照自己来写。这个人物有很多我青春期一些同学、朋友的影子,学校是一鸣的情感出口吧,这个人内心真的有很多压抑的东西,需要靠跑步抒发出来,包括逃课、翻墙、抽烟什么的。

    我高中不抽烟,电影里的抽烟情节就是为了弥补满足一下高中没抽烟吧。包括我最后写一鸣跟妈妈说他不出国了,他要留下来高考,可能也是弥补了我当时的一个想法。

    现在让我重新选的话,我不一定出国,会去参加高考。

    但那时候我对出国有强烈的意愿,更多的是想逃避我妈妈。我就是不想被束缚,当时跟她的矛盾争吵是无穷无尽的。

    争吵的不一定是学习成绩什么的,但在当时那个压力下,两个人很容易因为随便一句话或者什么细节,就吵起来,比较紧绷。我现在也不能理解她,我觉得她是不对的。

    她特别希望我成绩好。

    其实我从小成绩都挺好的,读的也是重点中学,但从初中开始成绩就慢慢往下走,初中到高中六年每一年都往下跳。可能是我智力有点退化吧,真的想使劲的时候感觉落下太远了。

    你刚才说自己开始有认知,开始能辨别虚假,没错,就是小学的时候什么都不懂,初中时意识层面稍微打开一点,到高中的时候,你可能感觉你看到的世界,跟以前别人告诉你的世界是不一样的。

    有点迷茫、怀疑,甚至对一些社会现象、对人的虚伪有愤怒的感觉。

    小时候肯定是觉得老师都是德才兼备的,但是长大后才发现⋯⋯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太好。

    我可以跟你说一个事例。我高一还是高二的时候,是可以申请入团的。当时找了班长,他说你需要有推荐人。班长当时就是我同桌,我说那你推荐我吧,他说不行,我已经推荐别人了。

    当时就觉得,这种真的要靠关系,学校就是一个小社会,后来我就算了。我外公现在还想我入党呢,他说你入党你以后可以在电影局当官什么的,我心想我团都没入。

    小时候他们拿我的生辰八字去算命,觉得我其实是可以当官的。我觉得也是扯淡,我这性格不可能。

    02、“海归”:以导演之名

    从前看的比较多的就是港片,喜欢周星弛、成龙。

    也希望更小的时候就能喜欢上电影,我现在阅片量还是偏少,对电影的理解也还少。就说豆瓣,我是今年才开始用,记录一下看了什么电影。《慕伶,一鸣,伟明》这个条目在豆瓣上谁添加的,我都不知道。

    我真的不是一个文青,虽然拍了一部所谓的文艺片。

    那时去了美国才开始选专业,先去社区大学。社区大学没什么门槛,美国有很多四五十岁、五六十岁的老头,都会去社区大学修一两门课,不是需要你考。

    开始是想选广告制作,但是那是文科,大学没有,然后我就想先学一下电影吧,我觉得会拍电影的话,也可以拍广告。

    后来就从社区大学转到综合性大学,我那帮老外同学是真热爱电影。你知道,老外喜欢一个东西就会钻进去,他们看了很多电影。

    很多导演的名字,我是上课的时候才知道,他们早就知道了。我和他们现在都没有联系了,facebook都好多年不用了。

    老外同学还挺有才华的,比方说你去一个短片影展,国内的学生拍出来的有点呆板,但老外同学随手拍的东西都有点意思,还是文化背景和教育的问题。可能从小教育体制对他们没有约束,独立思考能力可能比我们强。

    但我觉得我自己拍得比同学要好点,自认为比他们强,拿起摄影机有感觉。

    你可能不知道,我是在美国上学才知道有侯孝贤、杨德昌,第一次看《一一》时,我在课堂上睡了有一个小时,太长。但同学就看得老高兴了,还有看徐克的片子,《笑傲江湖》,小的时候我看过,看得没那么认真,他们看得老开心了,华语电影会专门开一堂课,老师拿这些片子讲课。

    《笑傲江湖》

    因为《笑傲江湖》来自港片黄金年代,老师会更从学术层面讲,分析那会儿的香港新浪潮,带出胡金铨、张彻那些武侠前辈,包括周润发的那些片也介绍一下。

    我记得还放过《十七岁的单车》,王小帅在国外还是有些名气的。在老师心中,王家卫排第一。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应该也有放,可能我逃课了,忘记了。

    所以,社区大学上三年,综合大学上两年,我本科总共读了五年,毕业的时候二十三、四岁。我从来没有想过要留在美国,有些留学生性格特别适合在国外呆,他们能融入美国社会。我还是比较内向,也没有很喜欢好莱坞。

    毕业后我没有马上回国,而是申请了一个电影制作课程,是纽大电影学院在新加坡开的一个分院。虽然在新加坡,但没见过陈哲艺(《爸妈不在家》导演),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

    我到了新加坡,才听同学们说有欧洲三大电影节,那时候都没概念。这所学校的学生,都把目标瞄准三大。我帮一个同学剪片子,剪完之后他说要送戛纳,我自己也没多想。所以我的制片人总是嘲笑我,你连谁谁谁的电影都没看过。

    新加坡这个课程又是三年,我是上了一年不到就退学了。

    因为学校倒闭了。

    进去时很开心,读了半年。新加坡政府就不继续投钱了,纽大决定不要这个分院,在未来两三年关掉。

    学校说你们是最后一届学生,意味着如果我继续念下去,可以拿到毕业证,但学校的人越来越少,老师也会越来越少,我不喜欢。到了下半学期,校长就给我们一个选择,要是退学,学校可以把一整年的学费退回给你。

    我觉得不错,然后就退学了,直接回广东了。

    然后就呆着吧,也不知道干嘛。和我妈肯定还是有挺多摩擦,但压力没有那么大,因为我没有学业压力,他们也没催我找工作。我一开始还有帮新加坡的同学拍拍片子,因为他们二年级开始了,有些同学会回国拍。没费用,就同学之间帮忙,所以就这么耗了一阵子。

    一直呆到现在,还是在家里呆着。

    也有去应聘那种影视工作。拍企业宣传片、旅游宣传片,都有一个模板的,不需要你动脑,没意思。不到一个月我又不想干了,打工老累了,给你的可能就四五千块。

    我还记得《慕伶,一鸣,伟明》都开拍了,我又接了一个录像的活儿。广州的老年人京剧团有一个晚会,迎春活动。我姑丈找我去的,录了一下午可能就三百块吧,回来之后我想把素材给他,他说你帮我们剪一下吧。

    我只有一个机位,还得剪出花来,最后还加了一点包装。还不够,他说你有没有帮我拍照?我说不是只是录一下吗,我也没有余地拍照,只能给他截图了,做成剧照的样子给他,然后他说你这个剪好了之后帮我们刻几张碟吧⋯⋯

    一条龙服务,他们单位可能也有点不好意思,多给了两百块。

    我当时心里有点不平衡,马上就做电影导演了,还做大一大二的学生才会接的活儿。

    03、还愿:拍给我去世的爸爸

    《慕伶,一鸣,伟明》这片子我构思了老久,2014年底就开始有概念,2015年开始写。

    后来又去FIRST和香港HAF,也遇到一些前辈和资方,有合作意向,包括到后来17年合作的公司,要推进这个事。感觉那年暑假就可以拍了,但是在开拍之前一两个月,真正开始做的时候,发现大家的工作方式和想法不一样,和公司有一些意见分歧,最后中断了合作。

    各方各面吧,主要是信任关系没有建立起来。

    这个公司的老板是个制片人,我一开始不知道,以为他给我当制片人就是给我找钱。后来发现,他也是投我这个片子的出品人。等于说我是没有制片人的,他直接就是我的资方了。

    也不能说跟他是对立关系,他还是专业的,认真做事。只是大家想法不一样,他肯定要考虑到钱怎么花,觉得我比较傻。

    当时还可以继续委曲求全,但这个节骨眼上我中断了这个进程。

    有两个月我在考虑我是做对还是做错了,两个月过后就跟家人说了这事,因为家人一直挺支持我的,但他们不知道我在干嘛。

    我阿姨相对有经济基础,她知道我这几年参加创投,她说我可以投你。但我一直拒绝,我跟公司彻底中断关系之后,就在考虑,我到底是另外再找一个公司呢,还是找家里帮助呢?

    最后还是找家人,因为找公司可能又是一个循环,又要重新议论,甚至再等两三年。

    阿姨和我关系老好了,我妈那边的兄弟姐妹关系都很好,我妈是老大,我是家里第一个小孩,阿姨可能也把最开始的母爱给了我,小时候她常给我买玩具。

    我爸妈很抠的,从来不买玩具,顶多给我买个钥匙扣什么的,很羞辱我的。因为中途搬了一次家,我妈就把我小时候的玩具都给我表弟了。

    因为很多香港人其实也是广东过去的,文化虽然不是完全一样,但语言、饮食习惯,其实都差不多。

    我也根据广州人说话习惯改了他们的剧本,有些俚语,还有香港人说话喜欢夹带英文的部分纠正过来。其实一鸣还有他的同学也都是香港人,演员在广东真不好找,影视资源比较贫瘠吧,我就不发表意见了。

    影片的第三幕处理得有点超现实,但是也有一定叙事。

    就等于说爸爸第二天就去泡沫厂找他哥哥,那里我没放泡沫厂的工人,只是让泡沫厂自己在运转。它完全不是做出来的,我们哪有钱做这么好的效果。这个片子确实是有很多表达的比较委婉的地方。

    其实我没有刻意把落点放在父子,让妈妈陪衬。

    可能也是因为我们中国社会的家庭,女性不是在一个主导的位置。而父亲这个病人,他在面对生死的时候,想到的可能更多的是儿子,是自己生命的延续,所以最后爸爸弥留之际的这段,更多的情感连接是产生在父子身上。

    父子俩最后躺在车厢卧铺的一个床位上,挤来挤去闹着玩。这场戏,其实是我爸的一个小心愿。

    我爸挺嘴贫的,不太严肃。从青少年时期开始,可能我对我爸有点冷漠吧。他有时候会调侃我,说你小时候跟我都不知道有多亲近,老跑到我跟你妈的床上,跟我们挤在一起,都不敢自己睡觉。

    他会这么说,然后他会稍微提议说,今晚要不要跟爸爸一起睡呀?但是我已经是二十几岁的人,我肯定会拒绝他。

    所以,我就在电影里,在一个环境下,把这个实现出来了。

    对,我就把他的小心愿拍成了电影。

    第一导演FIRST系列采访:

    1.《平原上的夏洛克》导演徐磊专访

    北漂青年导演养成记

    2.FIRST评委主席刁亦男专访

    独家| 这是中国新生代青年导演大胜的一晚

    3.《鱼乐园》导演柴小雨

    今年最想为北京青年发声的新导演,我帮你找到了

    4.《马赛克少女》导演翟义祥

    今年首位性侵题材导演:斗争到底?这片就没了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第一导演(ID:diyidy),别误解,不是要做导演界的第一名,而是要记录电影的第一表达在导演!来这的导演,都敢说真话。

    *文中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疑问请联系本号。

     最近更新

    卧底肥妈

    马丁·劳伦斯 尼娅·朗 保罗·吉亚玛提 加斯查·华盛顿 泰伦斯·霍华德 安东尼·安德森 卡尔·赖特 菲莉丝·艾伯盖特 斯塔尔勒塔·杜波利斯 奥克塔维亚·斯宾瑟 蒂琪娜·阿诺 塞德里克·凯尔斯 菲利普·丹 艾德文·霍德吉 阿尔迪斯·霍吉 TamekaHolmes 阿诺德·庄 菲尔霍恩 WarrenTabata J.T.Thibodeau

    导火线

    甄子丹 古天乐 吕良伟 范冰冰 邹兆龙 释彦能 郑则仕 许晴 林国斌 汪圆圆 洪天明 何华超 夏萍 罗兰

    虽然妈妈说我不可以嫁去日本

    中野裕太 简嫚书 王彩桦 孙睿 邬晓萱 李日朗 罗北安 林美秀 山口祥行 蛭子能收 大谷主水 冈本孝 与座重理久

    列车怎么办

    萝西·德·帕尔马 洛拉·杜埃尼亚斯 艾妲·弗尔奇

    险恶

    伊桑·霍克 文森特·多诺费奥 詹姆斯·兰索恩 弗雷德·多尔顿·汤普森 克莱尔·弗利 朱丽叶·赖伦斯

    英格丽·褒曼口述实录

    英格丽·褒曼 梅琳达·金纳曼 伊莎贝拉·罗西里尼 罗伯托·罗西里尼 丽芙·乌曼 艾丽西亚·维坎德 西格妮·韦弗 皮娅·林斯特隆 珍妮·贝辛格

    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刘畅 白百何 唐艺昕 白举纲 金世佳 江一燕 高圣远 禾浩辰 宋芸桦 潘虹 于荣光 卢燕

    天空

    伊戈尔·别特连科 玛丽亚·米罗诺娃 伊凡·巴塔列夫 瑟吉·古班诺夫 德米特里·布洛欣 伊利亚·诺斯科夫 德米特里·弗拉斯金 谢尔盖·扎尔科夫 亚历山大·布哈罗夫 瓦西里·巴什马科夫 纳扎尔`杰尼索夫 安德烈·弗洛洛夫 格里戈利·涅克拉索夫 阿纳托利·科特 阿尔斯兰·穆尔扎别科夫 赛多·库班诺夫 阿拉·伊明兹瓦 索尼娅·普里斯

    史坦顿岛

    伊桑·霍克 文森特·多诺费奥 西摩·卡塞尔 朱丽安妮·尼科尔森 伊安·布瑞南 林恩·科恩 比尔·奎考斯基 J.D.Daniels RosemaryDeAngelis 多米尼克·福穆萨 迈克尔·霍根 多米尼克·马库斯 KenMarks 阿德里安·马丁斯 拉里·米切尔 史蒂文·兰达佐 JeremySchwartz 约翰·沙拉恩 大卫·瓦迪姆 BobColletti 贾斯汀·罗杰斯豪尔 汤姆·斯特拉特福 SonnyVellozzi

    相拥而泣

    李典 高俊熙 崔武成 申东美

    绝密档案之人间蒸发

    黎耀祥 袁洁莹 李炜尚 陶大宇 唐宁 骆应钧 钟洁怡 黄泆潼 鲁振顺

    黄克功案件

    成泰燊 王凯 毛孩 黄海冰 杨佳音 马薇薇 戴江 章劼 蔡宜达

     用户评论
     正在加载